天兰

百日莫毛:

【百日莫毛Day100】

代发,作者微博@_啊暮_

25/20雨X18毛   ⁄(⁄ ⁄•⁄ω⁄•⁄ ⁄)⁄

溺水傀儡:

祝大家年年有鱼!新的一年莫毛也要恩恩爱爱啊!

i癙de猫儿:

【忘羡】哆啦羡梦
不知道为啥说有敏感词不能发,谁知道敏感词是啥啊,发图片真的不方便,我没觉得自己写了不对的东西啊。。。

【忘羡】当同归(重生梗)26 完结

i癙de猫儿:

第一篇忘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其实是喜欢的大大就是不更文的结果


忘羡only,羡羡中心,其余大家纯友情注意


没办法,就是想让大家都活着,必须HE


ooc慎,有私设


【26】
 
  待到魏无羡又开始活蹦乱跳的时候,已经是秋季了。他想了很久的带着蓝湛偷莲蓬还没来得及做就已经过季。身子尚未好时他天天靠在床上跟蓝忘机讲莲花坞的各种趣事,磨着蓝忘机抱自己出去透气,然后又被江澄骂着抱进来,好不容易等到可以下地了,莲花和莲蓬却都没了。
 
  【明年也可,春日陪你放纸鸢,夏日陪你赏莲摘莲蓬。】蓝忘机不忍他日日噘着嘴长吁短叹的,【后年也是,我们还有很多年,都可以。】
 
  【那可说好了啊,守塘的老头最小气了,每次去偷莲蓬都打我,打的可疼了。】可怜巴巴的他举起胳膊指给蓝忘机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总是被他打,都青了。】
 
  蓝忘机心疼的摸了摸他胳膊,眸色一暗【我在,绝不会再让你受伤。】
 
  魏无羡知道,这一次确实是吓到了蓝忘机,他有时喝水喝呛了咳上几声都能看到蓝忘机急红了眼,一边给他顺气把脉一边找温情,让他又开心又好笑又有点心酸。
 
  【为了我的含光君,我也绝不会受伤啦。】他挂在蓝忘机身上,笑嘻嘻地说。
 
  中秋佳节忽至,莲花坞时隔许久张灯结彩大办家宴。金氏终于熬过风波,金夫人自觉对江厌离有愧,特许他夫妻二人返回莲花坞来过。金子轩拉来了好几车给众人的礼物和兰陵的特产,魏无羡在里面刨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出来一瓶上等好酒就被金子轩夺了去,【你可别,万一喝出个好歹来我可承受不起。】
 
  【金孔雀,你看你带都带了还不是送我的啊,要不我叫你姐夫也行啊。】
 
  金子轩被他磨得没办法,转了一圈,把酒给了蓝忘机【我给他了,你找他要去吧,我不管了。】
 
  魏无羡气的冲他挥了挥拳头,然后看到蓝忘机略微阴沉的脸色乖乖的低下头【蓝湛,蓝二哥哥,含光君,我不喝了还不行吗。你别生气,你把它保存好,等你什么时候让我喝了我再喝,好不好啊。】蓝忘机的脸色方才缓和。
 
  家宴例行便是要先共饮一杯,再开宴。魏无羡皱眉看着他杯里的清水,又看了看蓝忘机杯里也是清水,终于无奈的认了命。
 
江澄揶揄道【你就庆幸吧,我本来想给你直接倒药汤的。】
 
魏无羡作西子捧心状【含光君,你看,他就是这样欺负我的,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嗯。】蓝忘机立刻回答,却犹豫一下,还是道【不可饮酒。】众人立时笑作一团。
 
  江厌离自他醒来半月后就不得不去金家主持事物,如今看到病恹恹的弟弟终于精神起来很是高兴,忙给他盛了一碗排骨最多的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得意的向江澄展示他碗里的大块排骨,眼睛余光看到已换了妇人装的江厌离头上别着他送的发簪,笑得开怀。蓝忘机习惯性的扶着他的后背,他刚醒时全身没有力气,都是蓝忘机这样托着他的身子喂饭洗漱,从不曾假手于人。
 
  虞夫人难得开心,拉着江厌离一旁问这问那,生怕女儿在别人家受了半点委屈。江枫眠与金子轩翁婿闲话,金子轩一边尽力对答如流一边还要时不时瞥上几眼江厌离那边,生怕岳父岳母对自己有半分不满。
 
  魏无羡和江澄偷偷笑他,还对蓝忘机讲起了彼时姑苏求学时关于金公主的某些往事,时不时飘几个字到金子轩耳朵里,气得他想缝上那俩人的嘴。
 
  江厌离终于与虞夫人续完话,羞赧的低头微笑,【父亲、母亲,我与子轩、快有孩子了。。。】
 
  虞夫人开心的又拉着她嘱咐各种注意事项,金子轩婉拒了江澄取名字的提议,江枫眠一旁笑而不语。
 
  魏无羡与蓝忘机相视而笑,眼前同时浮现出了某个骄傲善良、帅气又有些可爱的【大小姐】。
 
  他又想起那日在夷陵去往云梦的船上,金陵抱着岁华哭喊【这是我爹的剑,我不放!】。曾经的那一幕,他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个无辜而又受伤甚重的孩子,只能在心里呐喊着对不起。还好,他的小外甥终于可以在父母的怀抱中幸福的长大了,他终于可以知道,他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中秋过后,江厌离跟着金子轩返回了兰陵。魏无羡目送他们的小船走远,终究放心不下。蓝忘机将他拦在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安慰道【有我们在,定不会有事。】
 
  小船逐渐飘出了视线,魏无羡点点头,想起身回家,却不由得腿一软便要摔在地上。
 
  【魏婴!】蓝忘机俯身抱住他。
 
  【站久了,腿麻了而已。】魏无羡借着他的手站起来,【只要有你在,我就不会摔倒啦。】
 
  蓝忘机左手揽住他腿弯,右手托起他后背,将他抱起来。过去的日子里,他已经这样抱了魏无羡很多次,以后也依旧如此。


  又半月,温宁抱着个小孩子来访。魏无羡伤愈后他便与姐姐返回了温氏,此番乃是因为侄子温苑已长到五岁了,想求蓝忘机收下教导。
 
  魏无羡开心的抱着阿苑转圈,忙不迭声的应了下来。心下想到【阿苑阿苑,看来你还是逃不了被本老祖种萝卜和被含光君送兔子窝的命啦!】
 
  温宁不好意思的结巴道【还、还有一件事。。。能不能、等阿苑长大,让、让含光君取个字啊。魏、魏公子说含光君最有学问了。】
 
  蓝忘机沉吟道,【何必等到长大,思追二字便可。】
 
  于是忘羡二人带思追一同去往姑苏,还被迫带上了江澄强行扔过来的各种灵丹妙药御寒衣物甚至宝马香车。温宁自愿驾车,三人随意坐在车里一路慢悠悠的晃过去,路上遇到什么好看的好玩的魏无羡都会抱着阿苑去看,看过三眼蓝忘机便老老实实付钱,得到了阿苑【有钱哥哥】的称号。
 
  这日,他们随意经过一个山村,前方却有人堵了路。
 
  一行人下车查看,是个身着绫罗的小公子,带着三五个仆从正在拳打脚踢地上的小孩子。【我呸!就你这样还我表哥呢!原来对你好点不过是等着你那修仙的老爹把你接回去,结果你那老爹自己入了邪门歪道瘫在床上,你那死鬼娘亲也气的自杀了,你还当自己是莫家的少爷呐!敢跟我称兄道弟!】
 
  魏无羡示意温宁将这群孩子赶走,走向地上蜷在一起的那个六七岁的孩子,他轻轻拉开莫玄羽因害怕而紧抱在一起的双臂,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蓝忘机对他点了点头,魏无羡展颜一笑,掏出一个苹果来【我家有好多吃的,来不来?】他的笑颜如一道温暖的光,照亮了那个孩子黑暗的天空。
 
  一如多少年前,江枫眠曾经做过的一样。
 
【end.】
 
Ps.那个。。我真的没想写这么长,前面也说过了,我只是想写一个场景而已。另,关于瑶瑶搞事啥的,脑洞没那么大想不到啊。。。至于别的cp,每一章前面都有写,本文忘羡only,而且我确实除了官配啥都不吃。。。目前不知道接下来是继续默默看文还是继续产粮,因为确实没有脑洞了。。。
 
本文共26章【段】,和一个番外,日更完结,共四万多字。话说这个番外可能很多人没有看到,是图片发的,没有看到的亲们麻烦自己翻主页哈。。。如果啥时候还有脑洞会不定时更新番外或是补全章节。
 
非常感激这段日子以来给这篇文红心蓝手和评论的亲们,我一向写文都是纯为自己高兴,能有这么多人喜欢真的很幸福,真的非常感激~缘聚!~
  
 

【云深往事】忘羡/生子非ABO

Jessicaaaaaaaa:


【云深往事】


-忘羡
-脑洞清奇/生子非abo
-轻微追凌


第一章


        “先生,先生!”云深不知处的静谧被景仪的尖叫声划开,他一路惊恐地从静室的方向疾行而来,准确来说是连滚带爬地跑向了仍在授课的蓝启仁所在的学堂。一路上引得不少修士也尾随其后,想要一探究竟。
        “嘘,景仪,不要犯了家规。”半道上,景仪被思追抓了个正着,因为景仪完全没有想要减速,所以两人差点儿抱团一起滚了出去。
        “顾、顾不上了!”景仪神情活像是见了鬼,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道,一面拍着思追拽着自己的手,见思追不放,就只好拽着思追继续去找蓝启仁。
        “出什么事了?”思追也紧张起来,虽说景仪性子急,但从未见过他这般慌张。见他来的方向,担忧是不是静室出了什么事。
        “还犯家规呢!魏公子他!他们!含光君他们!他简直!”景仪似乎仍然不能接受即将说出口的事情,胡言乱语着不知如何表述,眼看就要到学堂,咬咬牙便冲了进去。
        “先生!”被打断的蓝启仁意料之中地露出了怒气,但景仪也不管那么多了。他把着门惊恐地大喊道,“魏公子有孕了!”思追瞬间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望向景仪,而在他俩的身后,是同样震惊到说不出话的弟子们。
        啪!
       蓝启仁手中的卷轴应声落地,他似乎比景仪还要不敢相信这句话。
       “莫要胡言!”蓝启仁脸上的表情从未如此精彩过,他的所见所知实在不能够支持他理解此刻所闻。
       就在景仪还打算解释的时候,蓝湛随后赶到了。
        “景仪,思追,去领罚。其余弟子同去领罚。”表面看来波澜不惊的蓝湛,甚至仍不忘章罚之责,他踏进门,弯腰捡起蓝启仁掉落下来的卷轴,平静地搁在讲台上。而一旁的蓝曦臣却看到自家的弟弟已经快兴奋地找不着北了,兴奋中还透着一些紧张,一些担忧和一些害羞。蓝曦臣微笑着看着难得如此可爱的弟弟,倒并不十分震惊魏无羡有孕一事了。
        蓝湛定定神,向叔父行了一个大礼,起身道:“魏婴有孕为实,忘机特来向叔父禀明此事。”
        如果蓝启仁雅正的一辈子,有那么一瞬间想大声尖叫的话,应该就是此刻了。他来回踱着步,每每对着蓝湛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最后站定,扶着讲台发问道:
        “这、这究竟何故啊!”
        蓝湛闻言,转身合上了门,只留下他、蓝曦臣和蓝启仁三人在屋内,他想了想便开始叙述此事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
        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魏无羡的一个梦说起。


        那天本是寻常,蓝湛早起后便在学堂协助蓝启仁授课,午时回静室与魏无羡一同用午膳。
        魏无羡心满意足地看着餐桌上那一大盘辣炒鸡杂,也不知自家好夫君用了什么法子,竟能让他们在云深不知处的餐食上顿顿有辣味儿。
        “蓝湛,我看小思追修为足够足够了,不跟着去夜猎也是可以的。”
        “无妨,他是自己向叔父qingyuan,许是有缘故吧。”蓝湛放下筷子,伸手去擦拭魏无羡嘴角的油。
        魏无羡听了乐得眯起了眼睛:“那是什么缘故啊,要我看啊,是有缘分吧。哎呀哎呀,蓝湛你还不知道吧……”
        “知,金凌。”蓝湛说完,嘴角亦有笑意。这一年多来,虽然夜猎一事多是魏无羡在带着小辈们,其中许多细节不为他所知,但是偶尔几次遇见金凌,就足以让他明了思追的心意。
        “哈哈哈哈哈连你也看出来啦?”魏无羡笑着笑着脸上竟难得地起了愁云,他不说蓝湛也知道,自然是在愁这段看似没有结果的姻缘,思追是这一辈弟子中最得意的,蓝启仁忍得了一个魏无羡可不见得能再忍一个金凌,而金凌自打成了金家家主,多少双恶毒的眼睛等着他出洋相好取而代之。
        蓝湛见状伸手去将魏无羡的手握在手中适力地捏了捏,寻思着该怎么疏解他的心事,便道:“若思追提起,我会尽力帮衬。”
        魏无羡笑盈盈地起身去往蓝湛身边一坐,腰身一软便倒在蓝湛的怀中,一面不知死活地伸手去勾蓝湛的脖子,蓝湛配合地低下头,吻住怀中人一张辣得发烫的嘴,不一会儿便气息不稳地分离开来。与酒量一般毫无长进的是蓝湛吃辣的功夫,他温柔地注视着怀中人带笑的眉眼,忍不住伸手去抚摸,这不摸也就罢了,一摸摸出了异样,方才以为是吃了辣才发烫的嘴唇,这会儿才明白是起了热度。
        蓝湛唬了一跳,忙打横把魏无羡抱去榻上,皱着眉,脸上又是心疼又是自责,看在魏无羡眼里,全然都是心爱的模样。
        “我没事儿,连着出了四五次夜猎累着了,若是换我以前铁打的身子绝不会这样的。”
        蓝湛又探了一遍体温,叹了口气道:“往后不准再去夜猎,思追一人足够。”
        魏无羡乖巧地点点头。
        “我会去彩衣镇请大夫,你没有灵力自己恢复太过伤身。”
        魏无羡仍是乖巧地点点头。
        “大好之前,饮食须清淡。”
        魏无羡噘起嘴,哀嚎一阵,见无甚效果,便欲起身告饶,哪知又被重新按回了榻上。
        “听话。”蓝湛探身过去,与他额头相抵,落进彼人眼中尽是担忧。对着如此柔情的蓝湛,魏无羡早已不再纠结,只佯装着撒娇,讨蓝湛一个吻。
        不知是蓝湛刻意哄睡,使得身骨绵绵欲坠梦乡,还是烧得确实厉害,魏无羡一瞬间便沉入梦中,连蓝湛何时离开都不得知了。
        正酣睡着,忽闻耳边有丝竹奏响,原以为是蓝湛,睁开眼却怔住了。眼前世界白茫茫一片,云雾缭绕,自己仿佛置身云雾之上,抬眼可见极远处有金光微闪,近处有一小楼台,琴声便是那处传来。
        “这是哪儿啊?”魏无羡还愣着神,以为自己睡迷糊了抬手揉揉眼睛,再看时,仍是一样景色,反而愈加清晰了。
        他疑惑地站起身,刚要向楼台走去,却听身后有人唤他。
        “可是魏婴?”
        魏无羡转过身去,见是一位老者,此人面露福相,神态自若,头顶微微有佛光,可仍是面生。
        “是,是我。你……你是神仙吗?”魏无羡走近些瞧,头顶确有佛光,是神仙没跑了!自己这是撞上大运了!
        那人却不回答,指着那楼台说:“不可去也。但你与他有缘,故魂至此处。”
        “?!”魏无羡被这位老人家说得寒毛直立,魂至此处四个字吓得他以为自己又死了。
        “莫要慌张,此处并非阴司。”老者伸手捋了捋长长的胡子,笑眯眯道,“既是我遇见了你,无妨许你一个尘世的心愿。”
        “真的?真的真的?”魏无羡听得两眼放光,就说是神仙!发财了!
        “嗯?可是想要金银?”老者修为高深莫测,仿佛可以洞穿人心。魏无羡急忙摆摆手,此时若是要金银,那也太亏了,当然是要个自己如何也得不到的好处啊。
        “我能不能好好想想?”魏无羡试探地问道,老者笑着点了点头。
        楼台的琴声绵长,偶有笛声混响,让人不想到他与蓝湛都难。魏无羡觉得曲子好听极了,但比不上蓝湛当年哼唱的忘羡。他闭着眼睛聆听了一会儿,渐渐定了主意。他睁开眼,老者仍然在原地,既不急躁亦不走神,只笑盈盈看着他。
        “我,想要一个孩子,可以吗?”魏无羡问道。
        “你知你在尘世本是不可有后嗣的。”老者思忖片刻,又捋了捋胡子,点点头,“也罢。我正有仙株一颗,化了人形要去尘世走一遭,便托生于你吧。”
        话音一落,老者扬起手一挥,魏无羡的手中便多了一粒小小的丹药,还在发着光。
        “此丹不必入口,只管带去尘世,自有定数——”

雾月凌:

原著----《魔道祖师》----番外香炉---- #避尘play# -----(七)..。忘羡  蓝忘机  魏无羡 (为安抚各位吃了各种的刀,送上避尘这把好剑。----未完待续----) 

开梨子:

“‘江澄如何?’
‘哼’
‘温宁如何?’
‘呵’
‘那看我,这个如何?’
‘我的’”


果然心情不好只要来产粮就行了呢~
忘羡于我真的有种莫名的治愈力~
脑子里全是“爱与和平”
趁机把之前莫名其妙的脑洞填了
无聊的钓鱼叽~
(别问我斗笠哪来的,隔壁借的)


灵感来自《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忘羡】藏锋(ABO)十

墨菁:

星际ABO世界观
Alpha军官汪叽×Omega特工wifi
预警:生子
不定期更新(可能是个大坑)


[避尘]与[陈情]和主人的反差萌
今天的副官也深受上级情感生活的打击
夫夫即将携手启程



次日清晨,发展程度处于中等偏下的塔及星又开始了万年如一日地的运作。昨日酒吧中的事件似乎并未对任何人、事造成影响,这颗落后的星球依然维持着它的日常。


数个清洁机器人在尚未拥堵的马路上尽责地进行清扫工作,被驱赶的流浪汉吐出一连串不带重复的脏话,骂骂咧咧地走开了。几架小型的代步飞行器从塔及星的上空掠过,排着队等待过中心城区的安全检查。悬浮式自动驾驶列车上,几个睡眼惺忪的乘客随着车厢的移动摇晃着,应该是一群早起的上班族。


[烟雾警告!烟雾警告!]


“呲——”无视禁烟标志的中年男性Beta被滋了一脸水,烟头的那点火星彻底熄灭,本就稀疏的发顶更为的光秃了。他指着车厢就是对人工智能的一阵破口大骂,面部的肥肉堆在一起,表情狰狞,活像一只待宰的肉猪。


[您已违反联盟交通管理规则第1098条:禁止在任何能源化交通工具中吸烟,现予以强制下车,一年内禁止搭载所有能源供给式交通工具,正在处理……]


前一秒还在骂街的秃顶中年大叔,后一秒就被自动列车扫出了车厢外,在路边人异样的目光中低骂着离开了。


外界的嘈杂并未惊扰临街高层公寓式套间,良好的隔音网让房间保持着舒适安静的氛围。


已梳洗完毕的蓝忘机对着镜子扣上衬衣最上方的纽扣,确认自己衣冠整洁后,步出盥洗室,对室内的光感进行微调。


偌大的床上,白色的被子有一半被床上的人团成一团抱在怀中,全身上下只露出一个时不时蹭来蹭去的脑袋,黑色的发丝铺在枕头上,睡得正香。


蓝忘机将一杯热水放到床头,看着魏无羡的睡颜,心中的焦躁减轻了几分,但眉心依然紧蹙着,寻思昨夜之事。


酒吧中逮到因执行任务险些重伤的魏无羡,又撞上联盟通缉单上的军火走私商,心思缜密如蓝忘机,自然能想到——能让魏无羡冒着极大风险也要拿到的银色保险箱肯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走私商的背后也一定有着更大的关系网,酒吧的事越多人知道越危险。


若是昨日他不在场,又没有那Omega少年救命的一枪,魏婴和孩子……


[系统显示您目前的情绪波动较大,精神阈值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剧烈波动,请问是否需要药物调整?]


伪装成家用机器人的[避尘]被关在隔壁一个晚上,刚接收到蓝忘机的送餐指令就立刻兴奋地过来汇报实时监测情况,还时不时八卦地瞄一眼尚在卧室安睡的魏无羡。


确认没有吵到尚在安睡的魏无羡,蓝忘机轻轻阖上卧室的门,带着[避尘]到厅室,顺便拒绝了药物调整。


看着面前类人形机器人形态的[避尘],时不时对对手指,眨一眨恶意萌化的大眼睛,似是欲言又止。蓝忘机点头准许了它的发言。


[唔……我知道您重新找回魏少将的心情,虽然感情尘封了那么多年,但兜兜转转依然回到了原点。就像我最近看的那部电影,Tom和Jerry最终走到了一起,结局的时候我都哭了。]


[避尘]显示了一个QAQ的表情,在几秒后,又突然转化为QwQ,甚至兴奋地原地转了个圈[嗷嗷嗷,我检测、分析了魏少将的身体状况和信息素差值,这一定是有了!我是不是要有小主人了!哇,都已经两个多月了,魏少将这可是典型的“带球跑”小说情节,您……]


[避尘]的话痨属性让蓝忘机忍无可忍地直接下了“禁言”的命令,并把清空其自主搜索、下载的各类电影和小说提上日程。


今天的蓝忘机再次怀疑当初自己在挑选机甲的时候是不是选错了型号,最初没有更换,除了匹配值高的原因以外,可能还因为[避尘]在某些时候和在军校时天天围着自己的魏无羡很像吧。


[避尘]在执行进程中还不忘的垂死挣扎彻底打消了“和魏无羡很像”这个想法。


[据行为分析,您这是厌烦、护食、敌意等的类似表现。哦~不会是因为我擅自检查魏少将的身体吃醋了吧?我在小说里……]


伴随着[避尘]的模拟人声被掐断,空中出现一行悬空的文字――[禁言命令执行完毕]


整个空间又恢复到原有的安静中,蓝忘机坐在案前,在[避尘]送来的一桌食物中挑拣适合魏无羡的饮食,而[避尘]则在一旁一直试图用悬浮窗与主人对话。


屋内原本睡得香甜的魏无羡似乎接收到了某种信号感应,他翻了个身,睫毛轻颤了几下,看上去依然是熟睡之态……


屋外的蓝忘机已挑拣好食物,正用[避尘]查询回航的迁跃路线,尽量挑选迁跃次数少、强度低且中途有补给站的,极大程度上增强孕期Omega的舒适度。


突然,被禁言的[避尘]用自己类人形机器人的形态手舞足蹈起来,还不断变化着脸部显示仪上的颜文字。


蓝忘机:……


[嗷嗷嗷~检测到5公里内有[陈情]小可爱的信号!咦,它是在躲什么人吗?反追踪信号屏蔽效果极强,就连我也是在五公里内才感应到信号波动。]


蓝忘机神色一黯,随即就听到了卧室内细微的动静,他随即快步推门而入,将企图翻窗的魏无羡抱回但床上。


[避尘]接受到指令,喜滋滋地去拦截它口中的小可爱[陈情]。


蓝忘机将魏无羡压在床上,眸内情绪翻涌,抿唇半晌,才开口道:


“你……要走?”


魏无羡看着压在自己身上、浑身透着一股哀莫大过于心死气息的蓝忘机,暗道一声不好,自己真是睡糊涂了。


今晨,被魏无羡用强效睡眠剂放倒了大半天的温宁终于清醒过来,刚恢复过来就发现魏无羡不见踪影,执行任务所需的武器箱也不见了。


温宁顿时脸色一白,虽然魏无羡的单兵作战能力不容置疑,但他现在毕竟是个处于孕期的Omega,温宁都不敢想如果发生了意外会怎么样。幸好魏无羡留在其身边的[陈情]显示精神链接状态正常,魏无羡应该并无大碍。


虽然暂时确认了安全,温宁还是不太放心揣了个小的的魏无羡,于是在确定魏无羡当前坐标后,就立刻与[陈情]一同找了来,并先由设置了强反追踪的[陈情]与魏无羡取得联系。


刚睡醒的魏无羡就通过与[陈情]的精神链接,收到了来自温宁情绪波动极大的讯息,顿时以为温宁那儿出了什么事。脑子一热,便直接想从窗口跳入[陈情]的驾驶舱,全然忘了与候在门外的蓝忘机交代一声。


魏无羡向[陈情]远程确认了具体情况后,放下心来,让[陈情]先告知温宁自己没事,先回去等候,随后再随[避尘]一同回来。


“蓝湛,我没有想不辞而别。”给[陈情]下达好指令的魏无羡赶紧环住蓝忘机的颈项,又凑上去安抚性地亲了亲他的唇,解释道,“我怀疑温宁出了什么事,一着急就忘了知会你一声。”


“再附赠一个亲亲,蓝二哥哥就原谅我吧~”


听过解释后,蓝忘机的低气压瞬间消散,面对魏无羡讨好的吻,蓝忘机毫不犹豫且更为热烈地回吻回去。本就是易于冲动的早晨,魏无羡没过多久就自动将双腿缠上蓝忘机的腰身,整个人无限贴近蓝忘机,还时不时恶意地磨蹭着二人相贴的部位。


“蓝二哥哥,我想……”


“不行。”


被魏无羡撩了一身火的蓝忘机强忍着欲望,快步走出卧室,靠在几案边平息了一会儿凌乱的喘息后,将热过的早餐放置在魏无羡床头,就匆匆步入浴室。


撩人的魏无羡也没好到哪去,只能在自我纾解后,郁闷地吃起了早餐。


本来蓝忘机准备今日启程回“姑苏”星系,魏无羡虽已答应一同回程,但因职责所在,必须先回XCY交任务。


魏无羡简单地向蓝忘机阐述了自己“被牺牲”后的种种遭遇――从被星盗抓住注射非法药剂到逃出地下实验室后被谢怜施救以及后来留在XCY任职。即使只是平淡且省略了众多惊险细节的述说,蓝忘机却真切感受到魏无羡当初遭受的苦痛与内心的创伤。他心疼地将魏无羡紧紧抱住,手一下一下地轻抚怀中人单薄的后背,语带颤抖。


“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


两人就这么静静拥抱了良久。半晌,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动了动,将头枕在蓝忘机的肩上,试图说服蓝忘机先回“姑苏”星系,自己交完任务,立刻去找他。


“劣迹斑斑”的魏无羡在蓝忘机这儿可谓是负数的信誉值,已体会过两次失去滋味的蓝忘机怎会轻易放他离开。更何况魏无羡现在还揣了个小的,执行的任务还危险度极高,很可能再次遭到迫害,蓝忘机只有时时护在身边才能安心。


经一番商讨后,蓝忘机决定先陪同魏无羡回XCY交任务,再一同返回“云深”星系。


于是候在楼下大厅的副官与坚持在此处等待魏无羡的温宁就看到――面无表情的蓝忘机牵着笑嘻嘻的魏无羡向他们走来的场景。


温宁:唔……原来宝宝的Alpha父亲是蓝上将!


副官:……原来上将真的喜欢……这一类!等等这位Omega兔女郎怎么这么眼熟?!……他和上将的心上人――牺牲的魏少将是什么关系!!!


蓝忘机:“副官!”


果然,由于震惊与想确认Omega身份的副官又盯着魏无羡良久,毫无意外地接受到了蓝忘机死亡视线的洗礼。连一旁的温宁都十分警惕地盯着他。


副官情急之下一声“嫂子好”脱口而出,和在军区喊口号一样,还顺带敬了个礼。


“噗哈哈哈哈……”魏无羡直接笑倒在蓝忘机怀里,又突然对小副官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唔……其实你们上将是我媳妇儿~”


“魏婴。”


蓝忘机没有理会一旁石化的副官,也不太在意魏无羡的胡说八道,只是有些无奈的抚着魏无羡的黑发,将笑得有些疯的Omega护在怀中。


温宁则是感怀地看着相拥的AO二人,心中默默为魏无羡感到高兴。


to be continued

【忘羡/ABO】同心

最後只好躺下來:

一发完  字数2.7w  全文外链


ABO现pa,流水账ooc预警,有毒有bug


纯情车比上次的天雷滚滚还纯,谁敢上!




    1    2    3    4    5   6








扎心了老铁…(呕心,第一次开长途……


对不起只会写沙雕文,开车只是顺便……


这篇跟典型ABO不一样的地方都是我的私设,不要来提醒那里那里怎么怎么了,不听!


我们南蛮这边鬼节是农历七月十四,今天耶。祝大家节日快乐哦!


(?你这个人很奇怪


(好歹是个节嘛(~ ̄▽ ̄)~ 






一堆虫,天亮再扫一遍。(▼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