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兰

【云深往事】忘羡/生子非ABO

Jessicaaaaaaaa:


【云深往事】


-忘羡
-脑洞清奇/生子非abo
-轻微追凌


第一章


        “先生,先生!”云深不知处的静谧被景仪的尖叫声划开,他一路惊恐地从静室的方向疾行而来,准确来说是连滚带爬地跑向了仍在授课的蓝启仁所在的学堂。一路上引得不少修士也尾随其后,想要一探究竟。
        “嘘,景仪,不要犯了家规。”半道上,景仪被思追抓了个正着,因为景仪完全没有想要减速,所以两人差点儿抱团一起滚了出去。
        “顾、顾不上了!”景仪神情活像是见了鬼,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道,一面拍着思追拽着自己的手,见思追不放,就只好拽着思追继续去找蓝启仁。
        “出什么事了?”思追也紧张起来,虽说景仪性子急,但从未见过他这般慌张。见他来的方向,担忧是不是静室出了什么事。
        “还犯家规呢!魏公子他!他们!含光君他们!他简直!”景仪似乎仍然不能接受即将说出口的事情,胡言乱语着不知如何表述,眼看就要到学堂,咬咬牙便冲了进去。
        “先生!”被打断的蓝启仁意料之中地露出了怒气,但景仪也不管那么多了。他把着门惊恐地大喊道,“魏公子有孕了!”思追瞬间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望向景仪,而在他俩的身后,是同样震惊到说不出话的弟子们。
        啪!
       蓝启仁手中的卷轴应声落地,他似乎比景仪还要不敢相信这句话。
       “莫要胡言!”蓝启仁脸上的表情从未如此精彩过,他的所见所知实在不能够支持他理解此刻所闻。
       就在景仪还打算解释的时候,蓝湛随后赶到了。
        “景仪,思追,去领罚。其余弟子同去领罚。”表面看来波澜不惊的蓝湛,甚至仍不忘章罚之责,他踏进门,弯腰捡起蓝启仁掉落下来的卷轴,平静地搁在讲台上。而一旁的蓝曦臣却看到自家的弟弟已经快兴奋地找不着北了,兴奋中还透着一些紧张,一些担忧和一些害羞。蓝曦臣微笑着看着难得如此可爱的弟弟,倒并不十分震惊魏无羡有孕一事了。
        蓝湛定定神,向叔父行了一个大礼,起身道:“魏婴有孕为实,忘机特来向叔父禀明此事。”
        如果蓝启仁雅正的一辈子,有那么一瞬间想大声尖叫的话,应该就是此刻了。他来回踱着步,每每对着蓝湛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最后站定,扶着讲台发问道:
        “这、这究竟何故啊!”
        蓝湛闻言,转身合上了门,只留下他、蓝曦臣和蓝启仁三人在屋内,他想了想便开始叙述此事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
        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魏无羡的一个梦说起。


        那天本是寻常,蓝湛早起后便在学堂协助蓝启仁授课,午时回静室与魏无羡一同用午膳。
        魏无羡心满意足地看着餐桌上那一大盘辣炒鸡杂,也不知自家好夫君用了什么法子,竟能让他们在云深不知处的餐食上顿顿有辣味儿。
        “蓝湛,我看小思追修为足够足够了,不跟着去夜猎也是可以的。”
        “无妨,他是自己向叔父qingyuan,许是有缘故吧。”蓝湛放下筷子,伸手去擦拭魏无羡嘴角的油。
        魏无羡听了乐得眯起了眼睛:“那是什么缘故啊,要我看啊,是有缘分吧。哎呀哎呀,蓝湛你还不知道吧……”
        “知,金凌。”蓝湛说完,嘴角亦有笑意。这一年多来,虽然夜猎一事多是魏无羡在带着小辈们,其中许多细节不为他所知,但是偶尔几次遇见金凌,就足以让他明了思追的心意。
        “哈哈哈哈哈连你也看出来啦?”魏无羡笑着笑着脸上竟难得地起了愁云,他不说蓝湛也知道,自然是在愁这段看似没有结果的姻缘,思追是这一辈弟子中最得意的,蓝启仁忍得了一个魏无羡可不见得能再忍一个金凌,而金凌自打成了金家家主,多少双恶毒的眼睛等着他出洋相好取而代之。
        蓝湛见状伸手去将魏无羡的手握在手中适力地捏了捏,寻思着该怎么疏解他的心事,便道:“若思追提起,我会尽力帮衬。”
        魏无羡笑盈盈地起身去往蓝湛身边一坐,腰身一软便倒在蓝湛的怀中,一面不知死活地伸手去勾蓝湛的脖子,蓝湛配合地低下头,吻住怀中人一张辣得发烫的嘴,不一会儿便气息不稳地分离开来。与酒量一般毫无长进的是蓝湛吃辣的功夫,他温柔地注视着怀中人带笑的眉眼,忍不住伸手去抚摸,这不摸也就罢了,一摸摸出了异样,方才以为是吃了辣才发烫的嘴唇,这会儿才明白是起了热度。
        蓝湛唬了一跳,忙打横把魏无羡抱去榻上,皱着眉,脸上又是心疼又是自责,看在魏无羡眼里,全然都是心爱的模样。
        “我没事儿,连着出了四五次夜猎累着了,若是换我以前铁打的身子绝不会这样的。”
        蓝湛又探了一遍体温,叹了口气道:“往后不准再去夜猎,思追一人足够。”
        魏无羡乖巧地点点头。
        “我会去彩衣镇请大夫,你没有灵力自己恢复太过伤身。”
        魏无羡仍是乖巧地点点头。
        “大好之前,饮食须清淡。”
        魏无羡噘起嘴,哀嚎一阵,见无甚效果,便欲起身告饶,哪知又被重新按回了榻上。
        “听话。”蓝湛探身过去,与他额头相抵,落进彼人眼中尽是担忧。对着如此柔情的蓝湛,魏无羡早已不再纠结,只佯装着撒娇,讨蓝湛一个吻。
        不知是蓝湛刻意哄睡,使得身骨绵绵欲坠梦乡,还是烧得确实厉害,魏无羡一瞬间便沉入梦中,连蓝湛何时离开都不得知了。
        正酣睡着,忽闻耳边有丝竹奏响,原以为是蓝湛,睁开眼却怔住了。眼前世界白茫茫一片,云雾缭绕,自己仿佛置身云雾之上,抬眼可见极远处有金光微闪,近处有一小楼台,琴声便是那处传来。
        “这是哪儿啊?”魏无羡还愣着神,以为自己睡迷糊了抬手揉揉眼睛,再看时,仍是一样景色,反而愈加清晰了。
        他疑惑地站起身,刚要向楼台走去,却听身后有人唤他。
        “可是魏婴?”
        魏无羡转过身去,见是一位老者,此人面露福相,神态自若,头顶微微有佛光,可仍是面生。
        “是,是我。你……你是神仙吗?”魏无羡走近些瞧,头顶确有佛光,是神仙没跑了!自己这是撞上大运了!
        那人却不回答,指着那楼台说:“不可去也。但你与他有缘,故魂至此处。”
        “?!”魏无羡被这位老人家说得寒毛直立,魂至此处四个字吓得他以为自己又死了。
        “莫要慌张,此处并非阴司。”老者伸手捋了捋长长的胡子,笑眯眯道,“既是我遇见了你,无妨许你一个尘世的心愿。”
        “真的?真的真的?”魏无羡听得两眼放光,就说是神仙!发财了!
        “嗯?可是想要金银?”老者修为高深莫测,仿佛可以洞穿人心。魏无羡急忙摆摆手,此时若是要金银,那也太亏了,当然是要个自己如何也得不到的好处啊。
        “我能不能好好想想?”魏无羡试探地问道,老者笑着点了点头。
        楼台的琴声绵长,偶有笛声混响,让人不想到他与蓝湛都难。魏无羡觉得曲子好听极了,但比不上蓝湛当年哼唱的忘羡。他闭着眼睛聆听了一会儿,渐渐定了主意。他睁开眼,老者仍然在原地,既不急躁亦不走神,只笑盈盈看着他。
        “我,想要一个孩子,可以吗?”魏无羡问道。
        “你知你在尘世本是不可有后嗣的。”老者思忖片刻,又捋了捋胡子,点点头,“也罢。我正有仙株一颗,化了人形要去尘世走一遭,便托生于你吧。”
        话音一落,老者扬起手一挥,魏无羡的手中便多了一粒小小的丹药,还在发着光。
        “此丹不必入口,只管带去尘世,自有定数——”

评论

热度(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