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兰

开梨子:

“‘江澄如何?’
‘哼’
‘温宁如何?’
‘呵’
‘那看我,这个如何?’
‘我的’”


果然心情不好只要来产粮就行了呢~
忘羡于我真的有种莫名的治愈力~
脑子里全是“爱与和平”
趁机把之前莫名其妙的脑洞填了
无聊的钓鱼叽~
(别问我斗笠哪来的,隔壁借的)


灵感来自《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