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兰

【忘羡】藏锋(ABO)十

墨菁:

星际ABO世界观
Alpha军官汪叽×Omega特工wifi
预警:生子
不定期更新(可能是个大坑)


[避尘]与[陈情]和主人的反差萌
今天的副官也深受上级情感生活的打击
夫夫即将携手启程



次日清晨,发展程度处于中等偏下的塔及星又开始了万年如一日地的运作。昨日酒吧中的事件似乎并未对任何人、事造成影响,这颗落后的星球依然维持着它的日常。


数个清洁机器人在尚未拥堵的马路上尽责地进行清扫工作,被驱赶的流浪汉吐出一连串不带重复的脏话,骂骂咧咧地走开了。几架小型的代步飞行器从塔及星的上空掠过,排着队等待过中心城区的安全检查。悬浮式自动驾驶列车上,几个睡眼惺忪的乘客随着车厢的移动摇晃着,应该是一群早起的上班族。


[烟雾警告!烟雾警告!]


“呲——”无视禁烟标志的中年男性Beta被滋了一脸水,烟头的那点火星彻底熄灭,本就稀疏的发顶更为的光秃了。他指着车厢就是对人工智能的一阵破口大骂,面部的肥肉堆在一起,表情狰狞,活像一只待宰的肉猪。


[您已违反联盟交通管理规则第1098条:禁止在任何能源化交通工具中吸烟,现予以强制下车,一年内禁止搭载所有能源供给式交通工具,正在处理……]


前一秒还在骂街的秃顶中年大叔,后一秒就被自动列车扫出了车厢外,在路边人异样的目光中低骂着离开了。


外界的嘈杂并未惊扰临街高层公寓式套间,良好的隔音网让房间保持着舒适安静的氛围。


已梳洗完毕的蓝忘机对着镜子扣上衬衣最上方的纽扣,确认自己衣冠整洁后,步出盥洗室,对室内的光感进行微调。


偌大的床上,白色的被子有一半被床上的人团成一团抱在怀中,全身上下只露出一个时不时蹭来蹭去的脑袋,黑色的发丝铺在枕头上,睡得正香。


蓝忘机将一杯热水放到床头,看着魏无羡的睡颜,心中的焦躁减轻了几分,但眉心依然紧蹙着,寻思昨夜之事。


酒吧中逮到因执行任务险些重伤的魏无羡,又撞上联盟通缉单上的军火走私商,心思缜密如蓝忘机,自然能想到——能让魏无羡冒着极大风险也要拿到的银色保险箱肯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走私商的背后也一定有着更大的关系网,酒吧的事越多人知道越危险。


若是昨日他不在场,又没有那Omega少年救命的一枪,魏婴和孩子……


[系统显示您目前的情绪波动较大,精神阈值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剧烈波动,请问是否需要药物调整?]


伪装成家用机器人的[避尘]被关在隔壁一个晚上,刚接收到蓝忘机的送餐指令就立刻兴奋地过来汇报实时监测情况,还时不时八卦地瞄一眼尚在卧室安睡的魏无羡。


确认没有吵到尚在安睡的魏无羡,蓝忘机轻轻阖上卧室的门,带着[避尘]到厅室,顺便拒绝了药物调整。


看着面前类人形机器人形态的[避尘],时不时对对手指,眨一眨恶意萌化的大眼睛,似是欲言又止。蓝忘机点头准许了它的发言。


[唔……我知道您重新找回魏少将的心情,虽然感情尘封了那么多年,但兜兜转转依然回到了原点。就像我最近看的那部电影,Tom和Jerry最终走到了一起,结局的时候我都哭了。]


[避尘]显示了一个QAQ的表情,在几秒后,又突然转化为QwQ,甚至兴奋地原地转了个圈[嗷嗷嗷,我检测、分析了魏少将的身体状况和信息素差值,这一定是有了!我是不是要有小主人了!哇,都已经两个多月了,魏少将这可是典型的“带球跑”小说情节,您……]


[避尘]的话痨属性让蓝忘机忍无可忍地直接下了“禁言”的命令,并把清空其自主搜索、下载的各类电影和小说提上日程。


今天的蓝忘机再次怀疑当初自己在挑选机甲的时候是不是选错了型号,最初没有更换,除了匹配值高的原因以外,可能还因为[避尘]在某些时候和在军校时天天围着自己的魏无羡很像吧。


[避尘]在执行进程中还不忘的垂死挣扎彻底打消了“和魏无羡很像”这个想法。


[据行为分析,您这是厌烦、护食、敌意等的类似表现。哦~不会是因为我擅自检查魏少将的身体吃醋了吧?我在小说里……]


伴随着[避尘]的模拟人声被掐断,空中出现一行悬空的文字――[禁言命令执行完毕]


整个空间又恢复到原有的安静中,蓝忘机坐在案前,在[避尘]送来的一桌食物中挑拣适合魏无羡的饮食,而[避尘]则在一旁一直试图用悬浮窗与主人对话。


屋内原本睡得香甜的魏无羡似乎接收到了某种信号感应,他翻了个身,睫毛轻颤了几下,看上去依然是熟睡之态……


屋外的蓝忘机已挑拣好食物,正用[避尘]查询回航的迁跃路线,尽量挑选迁跃次数少、强度低且中途有补给站的,极大程度上增强孕期Omega的舒适度。


突然,被禁言的[避尘]用自己类人形机器人的形态手舞足蹈起来,还不断变化着脸部显示仪上的颜文字。


蓝忘机:……


[嗷嗷嗷~检测到5公里内有[陈情]小可爱的信号!咦,它是在躲什么人吗?反追踪信号屏蔽效果极强,就连我也是在五公里内才感应到信号波动。]


蓝忘机神色一黯,随即就听到了卧室内细微的动静,他随即快步推门而入,将企图翻窗的魏无羡抱回但床上。


[避尘]接受到指令,喜滋滋地去拦截它口中的小可爱[陈情]。


蓝忘机将魏无羡压在床上,眸内情绪翻涌,抿唇半晌,才开口道:


“你……要走?”


魏无羡看着压在自己身上、浑身透着一股哀莫大过于心死气息的蓝忘机,暗道一声不好,自己真是睡糊涂了。


今晨,被魏无羡用强效睡眠剂放倒了大半天的温宁终于清醒过来,刚恢复过来就发现魏无羡不见踪影,执行任务所需的武器箱也不见了。


温宁顿时脸色一白,虽然魏无羡的单兵作战能力不容置疑,但他现在毕竟是个处于孕期的Omega,温宁都不敢想如果发生了意外会怎么样。幸好魏无羡留在其身边的[陈情]显示精神链接状态正常,魏无羡应该并无大碍。


虽然暂时确认了安全,温宁还是不太放心揣了个小的的魏无羡,于是在确定魏无羡当前坐标后,就立刻与[陈情]一同找了来,并先由设置了强反追踪的[陈情]与魏无羡取得联系。


刚睡醒的魏无羡就通过与[陈情]的精神链接,收到了来自温宁情绪波动极大的讯息,顿时以为温宁那儿出了什么事。脑子一热,便直接想从窗口跳入[陈情]的驾驶舱,全然忘了与候在门外的蓝忘机交代一声。


魏无羡向[陈情]远程确认了具体情况后,放下心来,让[陈情]先告知温宁自己没事,先回去等候,随后再随[避尘]一同回来。


“蓝湛,我没有想不辞而别。”给[陈情]下达好指令的魏无羡赶紧环住蓝忘机的颈项,又凑上去安抚性地亲了亲他的唇,解释道,“我怀疑温宁出了什么事,一着急就忘了知会你一声。”


“再附赠一个亲亲,蓝二哥哥就原谅我吧~”


听过解释后,蓝忘机的低气压瞬间消散,面对魏无羡讨好的吻,蓝忘机毫不犹豫且更为热烈地回吻回去。本就是易于冲动的早晨,魏无羡没过多久就自动将双腿缠上蓝忘机的腰身,整个人无限贴近蓝忘机,还时不时恶意地磨蹭着二人相贴的部位。


“蓝二哥哥,我想……”


“不行。”


被魏无羡撩了一身火的蓝忘机强忍着欲望,快步走出卧室,靠在几案边平息了一会儿凌乱的喘息后,将热过的早餐放置在魏无羡床头,就匆匆步入浴室。


撩人的魏无羡也没好到哪去,只能在自我纾解后,郁闷地吃起了早餐。


本来蓝忘机准备今日启程回“姑苏”星系,魏无羡虽已答应一同回程,但因职责所在,必须先回XCY交任务。


魏无羡简单地向蓝忘机阐述了自己“被牺牲”后的种种遭遇――从被星盗抓住注射非法药剂到逃出地下实验室后被谢怜施救以及后来留在XCY任职。即使只是平淡且省略了众多惊险细节的述说,蓝忘机却真切感受到魏无羡当初遭受的苦痛与内心的创伤。他心疼地将魏无羡紧紧抱住,手一下一下地轻抚怀中人单薄的后背,语带颤抖。


“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


两人就这么静静拥抱了良久。半晌,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动了动,将头枕在蓝忘机的肩上,试图说服蓝忘机先回“姑苏”星系,自己交完任务,立刻去找他。


“劣迹斑斑”的魏无羡在蓝忘机这儿可谓是负数的信誉值,已体会过两次失去滋味的蓝忘机怎会轻易放他离开。更何况魏无羡现在还揣了个小的,执行的任务还危险度极高,很可能再次遭到迫害,蓝忘机只有时时护在身边才能安心。


经一番商讨后,蓝忘机决定先陪同魏无羡回XCY交任务,再一同返回“云深”星系。


于是候在楼下大厅的副官与坚持在此处等待魏无羡的温宁就看到――面无表情的蓝忘机牵着笑嘻嘻的魏无羡向他们走来的场景。


温宁:唔……原来宝宝的Alpha父亲是蓝上将!


副官:……原来上将真的喜欢……这一类!等等这位Omega兔女郎怎么这么眼熟?!……他和上将的心上人――牺牲的魏少将是什么关系!!!


蓝忘机:“副官!”


果然,由于震惊与想确认Omega身份的副官又盯着魏无羡良久,毫无意外地接受到了蓝忘机死亡视线的洗礼。连一旁的温宁都十分警惕地盯着他。


副官情急之下一声“嫂子好”脱口而出,和在军区喊口号一样,还顺带敬了个礼。


“噗哈哈哈哈……”魏无羡直接笑倒在蓝忘机怀里,又突然对小副官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唔……其实你们上将是我媳妇儿~”


“魏婴。”


蓝忘机没有理会一旁石化的副官,也不太在意魏无羡的胡说八道,只是有些无奈的抚着魏无羡的黑发,将笑得有些疯的Omega护在怀中。


温宁则是感怀地看着相拥的AO二人,心中默默为魏无羡感到高兴。


to be continued

【巍澜】这婚到底离不离了?!【六】(ABO)

卡西西西:

(十八)


判官闻言眼角一抽。


我活了几千年,头一次有人把我当产科大夫用的。


可看看面前衣冠楚楚,一脸人畜无害的斩魂使,判官还是没敢说出声。


“这……”判官唯唯诺诺地说:“大人,下官只是一个小小的判官,这生子之事实在是……”


话没说完,沈巍手掌朝上一翻,手里便凭空出现一把刀。


“哐当”一声,斩魂刀被沈巍重重地放在办公桌上。


“……”判官额头上的冷汗都快出来了,他挤出一丝假笑:“大人稍等,下官去查查相关的典籍。”


沈巍满意地点了点头。


判官立马穿墙而过,逃也是的跑了出去。


沈巍也不急,依旧端正地坐在椅子上。


半刻钟过去了,沈巍坐着有些疲惫,往椅背上靠了靠。


嗯,这椅子还挺舒服的,可以把云澜的电脑椅换了,让他玩电脑坐的舒服些。


正想着,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


不想吃蛋挞了,小馄饨吧。


沈巍笑笑,回了个好字。


判官一进门,就看到斩魂使对着手机笑得一脸……嗯……那什么。


“大人,我查到了。”判官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须,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这事可不好办啊。”


斩魂刀在桌上动了动。


判官:“……”


“是这样,令主虽身份特殊,但左肩魂火失落,三魂不稳,而您……”判官说到这抬头看了一眼沈巍的脸色:“您是大不敬之地孕育出的鬼王,即使现已脱离了鬼族,但……”


话说到这,沈巍就明白了。


鬼族污秽不详,赵云澜与自己在一起,时间久了,便会精力不济,气血两亏。


“可……为何前面两年都没出事。”


“令主自身本有神格,与您一起自能抵御,但现在有孕在身,胎儿吸收自身的灵气,自然……”


沈巍不解地抬头:“神格?他怎会有神格?”


判官闻言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但很快便低头掩饰过去:“这下官可就不知了,镇魂令自远古起便传承至今,知道其起源的人可谓少之又少。”


沈巍点了点头:“那可有破解之法?”


“要想令主不被耗得灯尽油枯,自然需要上一些灯油。”


“你是说”沈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我的心头血。”


“正是。”


(十九)


沈巍回到家的时候,小郭正在厨房里面切水果,赵云澜和楚恕之在客厅里面低声说这些什么。一见沈巍进门,楚恕之便立即停了下来,没再说话。


沈巍也不在意,他们工作上的事情,他一向不掺和。他只是简单地跟几个人打了招呼,把还热气腾腾的小馄饨用碗装上,招呼赵云澜来餐厅吃饭。


“我还多买了几份,你们一起吃点吧。”


楚恕之也不推辞,拉着小郭坐到了餐桌前坐好。


赵云澜早就饿了,抄起小勺子,一口一个,烫得龇牙咧嘴的,还能腾出间隙来跟沈巍说话:“地府找你什么事啊?”


沈巍扯了一张纸巾,轻轻地逝去他嘴角粘的汤汁,不以为意地说:“不过是有小鬼逃窜,让我去镇压而已。”


郭长城闻言手一抖,刚夹起来的馄饨又掉回了碗里。


“对……对不起……”郭长城连忙道歉:“我只是……”


“有点害怕嘛”赵云澜帮他把后半句补全,抬手在他的背上拍了拍:“不要紧张,小伙子,斩魂使而已嘛,还不是要在家给我洗衣做饭奶孩子。”


楚恕之、郭长城:“……”


给你个机会再说一遍,谁奶孩子?


(二十)


饭后楚恕之和郭长城就识相地道别了。


赵云澜懒懒地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消食消了快两个小时,才被沈巍催促着去洗澡。


从结婚以后,只要沈巍在家,他是不会自己洗澡的。


像个大爷似的站在那里,任凭沈巍耐心地给他抹上沐浴露,清理干净,又拿着喷头仔细地冲洗。


每当这个时候,沈教授都像是个皈依佛门、清心寡欲的和尚,目不斜视,规规矩矩地洗澡。


可赵云澜就不是个安分的主,一会儿屁股没有冲干净,一会儿大腿痒。


“哎呀,沈老师,你的裤子怎么鼓起来啦。”


沈巍额头上青筋直跳,可面前这个人肚子里揣着免罪金牌,不可能像往常一样抱起来往床上一扔,堵住他那烦人的嘴。


沈巍木着脸,拿起浴巾把面前的人前前后后擦干了,套上衣服,赶上了床。


“你乖乖地躺着,我去给你冲牛奶。”


“好的沈爸爸。”


沈巍在厨房里捣鼓了好一会儿,才端着一杯牛奶回来。


赵云澜接过温度刚好的牛奶,看着里面棕色的液体,嫌弃地皱皱眉:“怎么这个颜色啊”


“你不是说,牛奶腥味重么,我往里面加了些巧克力粉,喝着能甜些,遮一遮腥味。”


赵云澜满意地点点头:“媳妇儿真是越来越会疼人了。”


他仰起头,跟喝水似的,“咕咚咕咚”一杯就下肚了。


“你别说,还真是好喝多了。”


赵云澜喝完,又被沈巍拉着去刷了一遍牙,才又躺回床上。


他把头轻轻靠在沈巍的肩上,拉着他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捏:“我跟你说,楚恕之今天跟我说,小郭要跟他分手。”


沈巍有些惊讶:“为什么?小郭不是追了他很久吗?”


“哎,这不是我怀孕了吗,也不知道小郭哪根筋没搭对,突然想起自己是个beta,没办法受孕,非要跟楚恕之分手,说是不想连累楚哥。”


“……”沈巍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虽然他们都知道,楚恕之根本不在意这些,可小郭那样什么都为别人的性格,要想他转过这个弯来,还得下一番功夫。


“那楚恕之怎么想?”


“还能怎么想,他那个性,就算是把小郭绑在自己身边绑一辈子,也不会让他走的。”


沈巍认同地点点头,换做自己也是一样。


“好了,快睡吧”沈巍拿起床头柜上的睡前读物:“澜澜小朋友把自己的被子盖好了吗,沈老师的睡前故事要开始了哦。”


赵云澜拉过被子,严严实实地把自己裹起来:“嗯!”


 


 


(这剧情,越写越多……我的本意是,写个几章就完结的……还有,剧情有私设,和原著有些不一样哦,比心)

牛奶咖啡与棒棒糖(巍澜ABO 车)中

江之泱泱:

巍澜ABO


沈巍A赵云澜O


原剧向,有点修改


本章是车,加沈教授床上掉马


上篇 戳这儿






正文




    沈巍被旁边这个Omega撩拨得是呼吸急促,一贯收敛的信息素一波一波的涌了出来。在迷蒙中的赵云澜吸了吸鼻子,奇怪道:“哪里来的牛奶咖啡味?”随后瞥了眼沈巍,见他握着拳全身紧绷地背对着自己,更是疑窦满满。忍不住拉了他一把:“沈教授你别告诉我你还是个处吧?这么害羞,没见过发情期怎么的?”


    沈巍一把甩开赵云澜的手,一字一句道:“你不想出事就好好呆着,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赵云澜蹙了眉头,脑筋转了又转仍然是一团浆糊。他只知道沈巍的身上好闻极了,那种不会甜腻但又很温暖的牛奶味加上成熟诱人的香咖啡,赵云澜感觉自己仿佛是泡在其中的棒棒糖,从脚趾到身体都逐渐融化在了沈巍的气息里。


    “你身上好香......”赵云澜红着脸就往沈巍身上蹭,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擦过沈巍的脖颈,沈巍只觉得脖子上仿佛密密麻麻的痒了起来,引得自己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


后面怕和谐


走这儿


待续






完整的我再放一遍一会,好怕和谐

牛奶咖啡与棒棒糖(巍澜ABO) 上

江之泱泱:

巍澜ABO


沈巍A赵云澜O


原剧向,有点修改


中篇短期内完结,有车,可能还有生子Play


雷者勿入!!!!






正文


沈巍是一个彻彻底底毋庸置疑的Aphla,只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褪去了属于Aphla的戾气和侵占欲,仿若一枚古玉被时光打磨去了棱角,只剩下温润圆滑的晶莹剔透。


然而,有时候老虎不发威往往被当成病猫。温文尔雅的沈教授从来不在人前释放他的信息素,也从来不对不善的人施以Aphla的威压,他总是温润似水却毫不让步,也往往使人望而却步,敬畏三分。


沈巍越不透露信息素,外界的谣言就传得越凶。理智的学生往往觉得沈巍就是一个普通的Beta,如这万千众人一般碌碌平庸,而那些迷恋沈巍精致容貌的人们却坚定不移地打起了沈教授是个潜藏的Omega旗号,从学生人群队伍不断壮大,学校论坛、校内俱乐部无处没有扒皮沈巍是Omega的“证据凿凿”的帖子,什么有人闻到沈教授身上有牛奶味的信息素啊等等等等。然而,潜藏的扒皮行动在校园内发生了几件重大案件,特别调查组的介入而爆炸式传播起来。


主要原因,是特别调查处的头头是个大众皆知的强Aphla,简直是一个信息味极为浓郁的行走荷尔蒙,自从他来了龙城大学调查,那是到处弥漫着他烟草香的信息素味。况且赵云澜本人也毫不在意,任是大敞着信息素在校园里到处溜达,更甚者是与校园男神沈巍走得极为亲近。从而沈巍是Omega身份就像坐实了一样,两个人互相看对眼了的消息也是龙卷暴风一样传的到处都是。


案子一件件破了,赵云澜与沈巍的关系逐渐亲近。赵云澜也从来没有闻到过沈巍信息素的味道,但偶尔却是能闻到一股奶香,他自己也以为是自己信息素的轻微变化——没错,赵云澜是一个伪装着的Omega。


随着汪徵一事的了结,特别调查处仿佛是战争过后的解放,彻底是歪风打倒了正气,持续了将近一个礼拜的全员混吃等死JPG。


然而虽然是混吃等死,但人人都有那点烦心的事,比如祝红,更是经历了春心萌动到心将死灰的历程,终于是在几次借酒浇愁后打算找赵云澜好好聊聊他两的事。


   “赵云澜!”周五不到下午五点,全体成员都风风火火得打算逃回家去,赵云澜瞅着大家都归心似箭,干脆大臂一挥直接放假。披上衣服正要走,被祝红高声叫住了。


赵云澜一脸痞子笑地转过声来,见祝红似乎有话要说,只得无奈的又脱下外套:“说吧,啥事?”


   “私事。”祝红神情怪异,盯着赵云澜的外套面色不善,“这不是沈教授的衣服吗?”


   “咳,哪有的事这就是我的冲锋衣,做任务那天我看他穿的少,怕他冻着我就给他穿了。”赵云澜挠挠头。


祝红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赵云澜,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对我到底有没有……”


   “没有。”赵云澜打断道,而后柔和下来,“祝红你要明白,你是Aphla我也是,没有可能的,我不能给你希望。”


   “你是因为我是Aphla对我没兴趣,还是因为他沈巍?”祝红眼中一片将要燃起来的怒火。“他沈巍呢!你知道他是什么属性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就可以喜欢他!”Aphla的怒火伴着祝红强烈冰冷的青草味信息素,仿若一把无形的利剑射向赵云澜,瞬间让赵云澜站不稳身子。


   “收起你的信息素,祝红。”


   “你凭什么!”祝红显然已经气红了眼睛,信息素一波一波的冲赵云澜冲来。


赵云澜显然无法抵御这么高浓度的信息素,已经觉得自己棒棒糖香味的Omega信息素正在泄露出来。同时,他还后悔到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因为今天早晨他就觉得自己似乎发情期要来,但想着处里本来也没什么事,家里一时也没有储备好的抑制剂,干脆带着侥幸的心理来上班了,没想到遇到这么个茬。


赵云澜只感觉到体内翻涌而来的欲望和难以抑制的潮热,他深深地喘了口气,攒了一口气就推开祝红冲出了调查处。


街上,赵云澜扶着墙不知前往何处,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翻涌的情热不断袭击着全身,他已经感觉到下身一片粘腻,腿也软的走不动了。


   “沈巍……”不自觉地赵云澜呢喃出一个名字,后面又被自己着实吓了一跳,虽说祝红是被逼急了胡言乱语,但赵云澜不自知他居然真的对沈巍有如此渴望。不过看那家伙不是O就是B。一瞬间,赵云澜似乎理解了祝红的气急败坏。


  “你,你怎么回事!”


赵云澜如遭锤击,瞪大了已经雾蒙蒙的眼望着眼前俊俏的男子:“沈教授……你怎么在这里?你……”


   “你不会是……”沈巍不答赵云澜的话,见他面色潮红更是直不起身子,甚至一股股棒棒糖的甜香向他猛烈袭来,沈巍差点忍不住对赵云澜做些什么,“你是Omega?”


   “少废话!不想看到我被接上人群上,赶紧带我回去!”


听到这话沈巍呼吸一滞,险些破口大骂,深吸了几口气才按下了把路过的人全部挖了眼睛的暴戾。


待续




我真的不是红姐黑,我超级喜欢红姐的大家相信我!但为了巍澜不得不对不起一秒钟红姐了